简哲809

上帝未成年

         我叫檑,现居王宫西南方,是负责看管尚未成年的上帝的一个小兵。虽说是看管,但以我一介小兵的身份是绝对震不住性格古怪又不按常理出牌且据说还是极难伺候的我即将伺候的那位主的 。
      
       但没关系,我自己的性格也不见得会比那个据说极其难搞的小上帝殿下好到哪去,到时候见了面指不定是谁压谁一头呢。不过俗话说一物降一物,但愿老天爷今天能长点眼,不让我做被压的那个就好了。
      
        可……话虽是这么说,不过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啊。。。哦,果然还是不对。那个,老天爷不就是上帝吗!上帝大人能让他儿子给我压吗?啊?能吗?!不能!!尼玛,他不压死我就算好的了好吗?!!!
       
        我就这样带着如此激动的内心情绪一头黑线地直往前冲,一时也没注意脚下,当下差点就把自己给坑进洞里去了。我无比阴沉地噔着那个洞,正打算开口斥责一两句那该死的挖洞之人时,我脑中警铃却不知为何突然大作了起来。
      
        我终于不再瞪着那个洞了。
        我抬头,颇有种视死如归的悲壮感。
     
        因为,我刚才想起来,我直觉中最准的警铃只会在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叫唤得如此之响,但比它还激动的,我全身上下的部位只有一个——左胸第二根肋骨间的那颗心“突突突”地在响。
       
        简直比当年我和他一起去凡间却不幸遇刺的那狙击手毫不避讳的击关枪声还响。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这情感,哦不不,是感觉,来得太突然了,我还有点缓不过来。但,我的身体却告诉我,我现在只想逃。
  
        条件反射性的,我遵从了身体和理智的双重抉择。毕竟谁会和自己的身体为敌呢,是不是?
  
         除非这身体不是你的。
  
         我眼神有点暗,这我知道,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每次一说起这事,我就有一种想把某些人除之而后快的欲望。
  
        明明我连那个某些人是谁都不知道……
        算了,不说了,他快追上来了。
  
  
  
  
        我终于再次找到了他。
  
        我藏在天上的那朵云间,默默地注视着自己寻了百来年的人。
  
        他还是一如往日般跳脱,看到谁压谁的那段我差点就快忍不住直接从云上摔下去了。
  
        没错,我会读心。但底下那个,嗯,我媳妇儿,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知道我还有这个能力的时候的反应只有三个字能概括——不准看——这是原话。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看。末了,他又补充道。
  
        其实补不补充都不重要,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这么做了。谁叫他是我媳妇儿呢,媳妇儿的话得听啊,若是连媳妇儿的话都不说,那岂不是要翻天?
  
        嘘,小声点,把嘴都闭上,别告诉他我来了。不然他肯定又得给我逃了。好歹也是让我寻了这么多年的人,岂能就这么让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们给我又哄没了?
  
        哎,怎么……
        啧,你们刚都没出声吧?
  
        “没,没啊……”一小鬼战战兢兢地小声答道。
      
        我瞪了他一眼,这时候再说话岂不是把位置暴露得更彻底了?依我媳妇儿那警惕性,只怕现在更是跑得没影了罢。
        我探头一看,果真如此。
        罢了罢了,总归是自己惹的祸,不然他现在也不会一察觉到我的气息就这么急不可耐地不愿见我。T_T
  
        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自己弄丢的媳妇儿还得自己找回来啊。
  
  
        “你……”
        “我怎么了我?”
        “……”
     
        没逃过这一劫的我颇有些生无可恋。不过某人能在这个时候找来,约莫也是不想活了。
        你不知道爷我今天心情特别不好吗?!
  
        “檑。”
        伏何突然这么叫我,语气还是如以往般温柔。
        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听到他这么叫差点就给他了一个一如往昔的应答。
  
        还好我忍住了。
  
        我费了好大劲才咽下了那个一直在嘴边徘徊的“嗯”。
        转过身,我毫不犹豫地抚袖而去,走向了之前召开的那扇门。
        我知道身后那人一定在默默地注视,目光也一定很是悲伤。但,我没有回头,我不想见你。
  
        一直都不想的。
  
        因为你肯定不知道你之于我的意义。
  
        而我也不屑解释。